疫情期间开放时间:9:30-16:30
(16:00后停止观众进场)
服务热线:0769-86300160
地址:东莞市石碣镇崇焕东路38号
communication学术交流
关于袁崇焕家祖坟“麒麟出洞”的传说
2011-10-25
     現深圳寶安區公明鎮附近,有壹處地方叫李松朗,這裏有壹橫山巒,前面是丘陵地帶,看似有壹股秀氣直沖雲霄,似乎龍脈是從蓮花山發出來的。在這高聳的四面環山的深谷中有壹座泥墳,面積不大,活似坐在壹把金交椅上,有三只大青缸擺在那裏。這座墳早已斑駁不堪,看樣子,恐怕有五百多年之久了。墓前有壹塊不大的黑底金字墓碑,上刻“大郎袁公之墓”,朝代“有明”,年號與日子都演沒得看不清楚了。
 
    附近的村民說這是壹個東莞人的墓,有的說出是東莞水南人,有壹位老者說得更詳細,不單說出是東莞水南袁屋墩人,而且還能說出這座墳的名堂和來歷。
 
    這叫“麒麟出洞”,很有來頭,發了明代的民族英雄袁崇煥。
 
    袁崇煥的祖父叫紅瑁,字世祥,在水南袁屋墩住了好幾代,比石碣袁族還早,與溫塘同脈,大概在北宋年間。
 
水南位於東江南支流的南岸,東靠石龍。對面是鰲峙塘村,西面是石碣。三界廟在水南陳屋前面,臨江邊,袁屋墩在內圍。袁老爺經營木材生意,特別是西江杉,他在江邊開了壹間叫“祥記”的木材店。袁老爺的生意漸漸地做得大了起來,除了江邊有杉排之外,經常鋪裏的空地都堆放了很多杉木,夜間鋪面也很少關門。於是袁老爺在祥記西邊的壹條掘頭巷裏也建了壹間屋,離三界廟不遠。
 
    壹個大雨滂泊的深春夜晚,壹位身穿藍布長衫、手撐藍布傘的地師(俗稱風水先生)跑入祥記避雨,他已經沒法去石龍住旅館了,請求老板能給他借宿壹宿。
 
    袁老爺見外面風雨交加,這位地師也確實狼狽,他本人又是壹個酷信風水的人,便出去歡迎,請地師到帳房裏換去濕衫,且吩咐店中夥計殺雞備酒以待。
 
酒酣,地師說:“我登上梅嶺頂峰,南眺百粵山川,見遊龍矯健,直奔東南而去;我追至羅浮,卻又奔向前方,落在東莞寶安壹帶;於是我再登上黃旗,卻又秀氣沖天;望虎門,只見波濤洶湧。這些地區,龍脈很重,大地壹定是有的,可惜有些真龍已經入了大海,再也無法找尋。”地師似乎有點頹喪,稍頃,繼續說:“此間壹定有大地,可惜惟時短暫,不能聚得。”翌日早晨地師告辭前往石龍時,袁老爺壹再挽留,請地師多住幾日,說自己也想找壹塊山墳安放先人的骨骸。地師說:“這次我到百粵,原是為自己的祖先打算的,並沒想過替別人打算,既然妳我有緣,那麽,等我到石龍旅館拿回東西,就到妳這裏來吧。”
 
    袁老爺聽後滿心歡喜,因為他見地師相貌偉岸,言談舉止與本地的風水先生迥異,又是江西來的,覺得肯定不壹般。
 
    那日下午,地師果然帶了壹些簡單的行李到來,袁老爺熱情歡迎。於地師而言,自己有個落腳點了,無須異鄉做客,可省去諸多不便,尋找龍穴,不是壹兩天就可以找得到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這樣,既是方便別人,也是為了自己。
袁老爺壹心好好地招待地師,希望能找到壹處好穴。就這樣,地師在祥記裏住了下來,早出晚歸,在東莞寶安之間尋找龍脈,有時隔幾天才回來壹趟。如是者經年。
 
又壹個風雨交加的夜裏,地師回來了,袁老爺照常盛情款待。地師說:“我打擾貴店已經數年,在東莞與寶安地區幾乎無處不至:從銅嶺至黃旗,從水濂至大嶺山,從蓮花山至海,只有黃旗和蓮花山獨秀,尋龍所至,幾達九龍,但終入茫茫大海而消失了。”
地師頗有些望洋興嘆的樣子,之後又說:“大地是有的。不過我不敢用。明天我動身回趟江西,回去翻查壹些秘笈,看看這穴大地,有沒有法子克制,大概壹個月後我就回來。這是能發王侯將相的啊。”當晚壹宿無語,翌日清晨地師回江西時,袁老爺厚禮相送。
壹個月後地師回來了,說已經找到法子了。“妳肯信我嗎?”地師問。“但說無妨。”袁老爺答。於是地師說:“我追至蓮花山,進入寶安,在公明鎮附近,有壹處地方叫李松朗。那裏壹橫山巒,前面芳草蔥蔥,丘陵起伏,始初我沒太註意。誰知在高山下的深谷裏,有壹個缺口,望去荊棘叢生,幾乎看不出平地。有壹叢燦爛的野花吸引了我,我冒著荊棘走入谷中,蹲低,如坐交椅,前面是壹片平洋,空闊無際。我問村民,告之曰麒麟山,心想:這就是‘麒麟出洞’了!我越看越中意,這樣平洋出大地是很少有的。我曾有幾天不回來,就是發覺它火氣太盛,發不長久,或者發出了,最後也遭滅門之禍。我自己不敢用:何必冒這麽大的危險呢。因此我回江西,看看有沒有法子克制這太盛的火氣,否則得不償失。我們既是好朋友,我絕不害人!妳要認真考慮好才是。”
 
袁老爺說:“既然是大地,發王侯將相的,我不怕。如果真的發了出來,那時,我再吩咐後人,趨吉避兇就是,不會有事的!”
 
    地師見他這樣說,便把“麒麟出洞”給了他,且吩咐安葬數年後若發了出來,再過三年,把骸骨起高,打霧三日三夜,然後用三個大青缸盛滿水,放在骸骨下面,這樣火氣就會泄掉,所發出的子孫,高官厚祿才會長久,才沒有危險!於是,地師把袁老爺父親的骸骨安葬好、吩咐停當後,就回了江西。這就是“麒麟出洞”的來歷。
 
    翌年春夏之交的壹個黃昏,壹位神仙化成書生投胎托生,袁崇煥降生。袁老爺得了壹個有來歷的乖孫,知道“麒麟出洞”開始發了。
 
第三年,江西地師為了看看這座山墳有沒有靈驗,便又到來。袁老爺又是熱情歡迎,盛筵款待,自不消說。地師見袁崇煥聰明可愛,目光炯炯有神,壹股秀氣直沖眉宇之間,說道:“是此子也!以後必定大貴。”住了幾天,臨行前又叮囑袁老爺切記前時克制事。
袁崇煥十四歲那年跟隨祖父世祥及父親子鵬遊廣西兼貿木材,先至梧州,後居平南,應童子試,被人揭發,說商人子弟沒有資格,便改籍藤縣袁氏某大族人家。二十三歲,袁崇煥在藤縣中了舉人,三十六歲中了進士,授福建邵武知縣,正式開始做官。這時,後金攻占了明朝遼東大片領土,關外形勢十分危急,滿朝文武百官都畏縮不前,袁崇煥卻單騎出關,視察關上形勢,歸來後說:“予我軍馬錢谷,我壹人足守此”。於是朝廷破格提拔他,袁崇煥在邊關金戈鐵馬,立下了赫赫戰功,十年時間,從壹個七品知縣,步步高升為兵部尚書(今國防部長),督師薊遼、登、萊、天津軍務,加太子太保(從壹品)。
 
    這些年裏,江西地師再沒來過,不知所終。袁世祥與袁子鵬都去了廣西,已經死了,袁崇煥的長兄袁崇燦也死了。對於江西地師的話,袁老爺也許不信,或許忘記吩咐,或者半信半疑,看三只大青缸不在墓裏,就知道沒把骸骨打霧了。人們說,這成了“火煉金丹”哩。
1629年,袁崇煥遭後金反間而落獄,第二年含冤被淩遲處死,其兄弟、妻子流放二千裏。江西地師之言,蓋有征矣。
 
1950年夏,袁崇煥壽誕,袁瓊玉老先生在香港,碰到溫塘壹位老者袁日昌,用地道的東莞口語告訴他袁崇煥出世的故事,並且吟了壹首袁崇煥臨刑時的詩:“奸則奸時忠則忠,奸臣害我在銅鐘。死落陰司無勇猛,靈魂依舊守遼東。”這首詩充分表現了東莞人對昏君奸臣的憤怒,對忠臣勇將的熱愛。
 
    溫塘另壹位老者袁炳先生,說他年青時打遊擊,夜間曾在“麒麟出洞”睡過幾晚,十幾年前也都還去過那裏。近幾年,推山建房,該墳不知尚能保存否?至於江西地師的名字,有人說,他叫汪壹之。
 
    袁崇煥死了,這粒火煉的金丹,將像啟明星壹樣,永遠放射著璀璨的光芒,指引著我們捍衛這片神州大地的美好未來。
 
 
                                                                                                                              (鄭麗華2007年根據文章整理)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