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开放时间:8:30-17:30
(17:00后停止观众进场)
服务热线:0769-86300160
地址:东莞市石碣镇崇焕东路38号
communication学术交流
关于袁崇焕家祖坟“麒麟出洞”的传说
2011-10-25

     现深圳宝安区公明镇附近,有一处地方叫李松朗,这里有一横山峦,前面是丘陵地带,看似有一股秀气直冲云霄,似乎龙脉是从莲花山发出来的。在这高耸的四面环山的深谷中有一座泥坟,面积不大,活似坐在一把金交椅上,有三只大青缸摆在那里。这座坟早已斑驳不堪,看样子,恐怕有五百多年之久了。墓前有一块不大的黑底金字墓碑,上刻“大郎袁公之墓”,朝代“有明”,年号与日子都湮没得看不清楚了。
 

    附近的村民说这是一个东莞人的墓,有的说出是东莞水南人,有一位老者说得更详细,不单说出是东莞水南袁屋墩人,而且还能说出这座坟的名堂和来历。
 

    这叫“麒麟出洞”,很有来头,发了明代的民族英雄袁崇焕。
 

    袁崇焕的祖父叫红瑁,字世祥,在水南袁屋墩住了好几代,比石碣袁族还早,与温塘同脉,大概在北宋年间。
 

水南位于东江南支流的南岸,东靠石龙。对面是鳌峙塘村,西面是石碣。三界庙在水南陈屋前面,临江边,袁屋墩在内围。袁老爷经营木材生意,特别是西江杉,他在江边开了一间叫“祥记”的木材店。袁老爷的生意渐渐地做得大了起来,除了江边有杉排之外,经常铺里的空地都堆放了很多杉木,夜间铺面也很少关门。于是袁老爷在祥记西边的一条掘头巷里也建了一间屋,离三界庙不远。
 

    一个大雨滂泊的深春夜晚,一位身穿蓝布长衫、手撑蓝布伞的地师(俗称风水先生)跑入祥记避雨,他已经没法去石龙住旅馆了,请求老板能给他借宿一宿。
 

    袁老爷见外面风雨交加,这位地师也确实狼狈,他本人又是一个酷信风水的人,便出去欢迎,请地师到帐房里换去湿衫,且吩咐店中伙计杀鸡备酒以待。
 

酒酣,地师说:“我登上梅岭顶峰,南眺百粤山川,见游龙矫健,直奔东南而去;我追至罗浮,却又奔向前方,落在东莞宝安一带;于是我再登上黄旗,却又秀气冲天;望虎门,只见波涛汹涌。这些地区,龙脉很重,大地一定是有的,可惜有些真龙已经入了大海,再也无法找寻。”地师似乎有点颓丧,稍顷,继续说:“此间一定有大地,可惜惟时短暂,不能聚得。”翌日早晨地师告辞前往石龙时,袁老爷一再挽留,请地师多住几日,说自己也想找一块山坟安放先人的骨骸。地师说:“这次我到百粤,原是为自己的祖先打算的,并没想过替别人打算,既然你我有缘,那么,等我到石龙旅馆拿回东西,就到你这里来吧。”
 

    袁老爷听后满心欢喜,因为他见地师相貌伟岸,言谈举止与本地的风水先生迥异,又是江西来的,觉得肯定不一般。
 

    那日下午,地师果然带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到来,袁老爷热情欢迎。于地师而言,自己有个落脚点了,无须异乡做客,可省去诸多不便,寻找龙穴,不是一两天就可以找得到的,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这样,既是方便别人,也是为了自己。

袁老爷一心好好地招待地师,希望能找到一处好穴。就这样,地师在祥记里住了下来,早出晚归,在东莞宝安之间寻找龙脉,有时隔几天才回来一趟。如是者经年。
 

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地师回来了,袁老爷照常盛情款待。地师说:“我打扰贵店已经数年,在东莞与宝安地区几乎无处不至:从铜岭至黄旗,从水濂至大岭山,从莲花山至海,只有黄旗和莲花山独秀,寻龙所至,几达九龙,但终入茫茫大海而消失了。”

地师颇有些望洋兴叹的样子,之后又说:“大地是有的。不过我不敢用。明天我动身回趟江西,回去翻查一些秘笈,看看这穴大地,有没有法子克制,大概一个月后我就回来。这是能发王侯将相的啊。”当晚一宿无语,翌日清晨地师回江西时,袁老爷厚礼相送。

一个月后地师回来了,说已经找到法子了。“你肯信我吗?”地师问。“但说无妨。”袁老爷答。于是地师说:“我追至莲花山,进入宝安,在公明镇附近,有一处地方叫李松朗。那里一横山峦,前面芳草葱葱,丘陵起伏,始初我没太注意。谁知在高山下的深谷里,有一个缺口,望去荆棘丛生,几乎看不出平地。有一丛灿烂的野花吸引了我,我冒着荆棘走入谷中,蹲低,如坐交椅,前面是一片平洋,空阔无际。我问村民,告之曰麒麟山,心想:这就是‘麒麟出洞’了!我越看越中意,这样平洋出大地是很少有的。我曾有几天不回来,就是发觉它火气太盛,发不长久,或者发出了,最后也遭灭门之祸。我自己不敢用:何必冒这么大的危险呢。因此我回江西,看看有没有法子克制这太盛的火气,否则得不偿失。我们既是好朋友,我绝不害人!你要认真考虑好才是。”
 

袁老爷说:“既然是大地,发王侯将相的,我不怕。如果真的发了出来,那时,我再吩咐后人,趋吉避凶就是,不会有事的!”
 

    地师见他这样说,便把“麒麟出洞”给了他,且吩咐安葬数年后若发了出来,再过三年,把骸骨起高,打雾三日三夜,然后用三个大青缸盛满水,放在骸骨下面,这样火气就会泄掉,所发出的子孙,高官厚禄才会长久,才没有危险!于是,地师把袁老爷父亲的骸骨安葬好、吩咐停当后,就回了江西。这就是“麒麟出洞”的来历。
 

    翌年春夏之交的一个黄昏,一位神仙化成书生投胎托生,袁崇焕降生。袁老爷得了一个有来历的乖孙,知道“麒麟出洞”开始发了。
 

第三年,江西地师为了看看这座山坟有没有灵验,便又到来。袁老爷又是热情欢迎,盛筵款待,自不消说。地师见袁崇焕聪明可爱,目光炯炯有神,一股秀气直冲眉宇之间,说道:“是此子也!以后必定大贵。”住了几天,临行前又叮嘱袁老爷切记前时克制事。

袁崇焕十四岁那年跟随祖父世祥及父亲子鹏游广西兼贸木材,先至梧州,后居平南,应童子试,被人揭发,说商人子弟没有资格,便改籍藤县袁氏某大族人家。二十三岁,袁崇焕在藤县中了举人,三十六岁中了进士,授福建邵武知县,正式开始做官。这时,后金攻占了明朝辽东大片领土,关外形势十分危急,满朝文武百官都畏缩不前,袁崇焕却单骑出关,视察关上形势,归来后说:“予我军马钱谷,我一人足守此”。于是朝廷破格提拔他,袁崇焕在边关金戈铁马,立下了赫赫战功,十年时间,从一个七品知县,步步高升为兵部尚书(今国防部长),督师蓟辽、登、莱、天津军务,加太子太保(从一品)。
 

    这些年里,江西地师再没来过,不知所终。袁世祥与袁子鹏都去了广西,已经死了,袁崇焕的长兄袁崇灿也死了。对于江西地师的话,袁老爷也许不信,或许忘记吩咐,或者半信半疑,看三只大青缸不在墓里,就知道没把骸骨打雾了。人们说,这成了“火炼金丹”哩。

1629年,袁崇焕遭后金反间而落狱,第二年含冤被凌迟处死,其兄弟、妻子流放二千里。江西地师之言,盖有征矣。
 

1950年夏,袁崇焕寿诞,袁琼玉老先生在香港,碰到温塘一位老者袁日昌,用地道的东莞口语告诉他袁崇焕出世的故事,并且吟了一首袁崇焕临刑时的诗:“奸则奸时忠则忠,奸臣害我在铜钟。死落阴司无勇猛,灵魂依旧守辽东。”这首诗充分表现了东莞人对昏君奸臣的愤怒,对忠臣勇将的热爱。
 

    温塘另一位老者袁炳先生,说他年青时打游击,夜间曾在“麒麟出洞”睡过几晚,十几年前也都还去过那里。近几年,推山建房,该坟不知尚能保存否?至于江西地师的名字,有人说,他叫汪一之。
 

    袁崇焕死了,这粒火炼的金丹,将像启明星一样,永远放射着璀璨的光芒,指引着我们捍卫这片神州大地的美好未来。

 

 

                                                                                                                              (郑丽华2007年根据文章整理)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