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开放时间
点击查看
服务热线:0769-86300160
地址:东莞市石碣镇崇焕东路38号
communication学术交流
【崇焕研究】颜广文《论“督师精神”》
2022-01-24

在距今约400余年前,东莞出了个了不起的大人物——袁崇焕,他进士出身,却以边才自许。袁崇焕第一份工作是邵武知县,三年任满,到北京接受朝觐时,跑到山海关外考察地形,朝廷见他是真心投笔从戎,报效疆场,于是命他为宁前兵备佥事,守宁远,开始他辽东抗清的军旅生涯。袁崇焕先后打败过清太祖努尔哈赤、清太宗皇太极。《明史》载:“我大清举兵,所向无不摧破,诸将罔敢议战守。议战守,自崇焕始。”袁崇焕也因战功,从一宁前兵备佥事,进而升为辽东巡抚,加兵部右侍郎,主持整个关外军事。

但由于种种原因,袁崇焕却受阉党排挤,被罢职归里,赋闲家中。崇祯登基,清除阉党,重新启用崇焕,平台召见,封崇焕官职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提督登、莱、天津军务。”并独赐崇焕尚方宝剑。就在袁崇焕大展拳脚,准备收复辽东之时,清朝皇帝皇太极率先发难,率兵绕蒙古,进围北京,袁崇焕率兵从关外回援,却被奸人指勾引清兵,胁逼皇上,被昏君崇祯处死。《明史》称:“自崇焕死,边事益无人,明亡徴决矣。”

对历史上这样一个伟人,各种研究论著不下数百,但翻检目录发现,论著多以表彰袁崇焕功业,冤狱平反,史实考证为主,尚未涉及袁崇焕的精神层面,有必要归纳出袁崇焕的精神核心,探讨袁崇焕精神产生的历史原因,袁崇焕精神对后世尤其是今天东莞人民又有什么值得学习发扬的地方。整个明代中后期,督师辽东的不止袁崇焕一个,但却只有袁崇焕立下过彪炳战功,袁督师的事迹更是家喻户晓,故以“督师精神”特指袁崇焕精神,我想也是恰当的。当然,既要总结出“督师精神”,总是要讲出点“新意”来。


 一、“精忠爱国”是“督师精神”的核心


在中国古代,爱国与忠君是不可能完全分得清的事情。如在宋代,人们都是合称“赵宋王朝”。岳飞抗金,既是保宋朝,也是保赵氏朝廷。到了明代,“朱明王朝”更是密不可分。朱元璋更是把官员都视作臣子,是可以随意杖打、斥骂的。完全是“朕即国家”,“朕即法律”。清代更可笑,官员连奴才都不是可以随便叫的,只有满族官员或家臣才可称为“奴才”,汉官是不得称为“奴才”的,只能称为“微臣”、“臣下”。

袁崇焕也愚忠。他是明朝的进士,明朝的官员,皇帝亲自召见过他,委以重任,封官进爵,赏尚方宝剑,可谓皇恩浩荡。知遇之恩,当肝脑涂地以相报,达到了“君叫臣死,臣自愿去死”的地步。当时,崇祯逮崇焕下狱时,崇焕部将祖大寿率关宁大军退回山海关,北京危矣。朝廷命其回援,祖大寿拒不从命,反倒是崇焕亲自去信,祖大寿立即回援,并击退清兵,解了北京之围。袁崇焕明知此举乃犯功高震主,犯危及独裁专制大忌,势必招致杀身之祸,但为了民族国家大义,当然也包括表达对昏君的忠心,袁崇焕还是这样做了,和宋朝岳飞一样是真正的愚忠。

不过,袁崇焕的爱国并非仅仅报答知遇之恩,而是深深地爱着这个生他养他的祖国,爱着这个在当时有着高度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大明王朝,并认定精忠报国是正义之举。袁崇焕及其好友幕僚的思想可在《袁崇焕督辽饯别图诗》中得到印证。诗中袁崇焕及其好友谈到他们为何要到万里之外、千里冰封的辽东战场上去厮杀,而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甚至连广东都没离开过,连雪花都没见过,是什么精神支柱去驱使他们报效疆场呢?正是他们的文化价值观!他们认为汉族、汉文化比“胡族”、“胡文化”要优越得多。汉族、汉文化不能由外族来统治。清人吞并辽东、攻打明朝是一种侵略行为,也是一种犯上作乱的行为,必须予以制止。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也真的去辽东战场上为国捐躯了。我始终认为,袁崇焕及其友人幕僚,以及明清易代中的粤人反清,他们反清不仅仅是反对一个新政权,而是誓死捍卫所谓正宗的汉文化,汉文化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二、“奋斗进取”是“督师精神”的主体


袁崇焕并非出身于大富大贵之家,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也属“草根”。袁崇焕自己有诗为证。“少小辞乡国,飘零二十年。敢云名在榜,深愧祭无田。”为了取得功名,袁崇焕远赴广西平南参加科举,博的是容易考一些。但在平南被人告发,说他不是平南人,连个秀才身份都取消了,后又转到广西藤县才考上。考进士也是多次应试都未能高中。袁崇焕也有诗《下第》说:“遇主人多易,逢时我独难。八千怜客路,三十尚儒冠。”说的是没人引荐,考到三十多岁仍无法考上进士,怎么办?“归去把鱼竿。”钓钓鱼,来年再考吧!结果,万历四十七年考上了,可以回东莞扫墓了,开祠堂祭祖,宴请乡里了,有点洋洋得意。

袁崇焕做官的仕途也并非一帆风顺,当在辽东屡立战功,做到辽东巡抚时,却又被人赶回家。初到家时,还忿忿不平。一会说要到罗浮山清闲,一会说到光孝寺清修,但到家不到百日,当崇祯帝召唤他回京,他立马就赶回京城,奔赴辽东。路上作《再出关》云:“臣心期报国,誓唱凯歌归。”

袁崇焕是中国古代典型士大夫楷模!中国传统的儒家精神早已浸入袁崇焕的精髓之中!袁崇焕的骨子里全部都是“家国为上”,“事业为上”,绝不会沉湎于“儿女情长”,“游山玩水”,“玩物丧志”,更不会真的出家当什么和尚道士!

 

三、“清正廉明”是督师精神的精髓


无疑,袁崇焕也是“清正廉明”官员的典范,我们广东的大学者梁启超则称他为“千古军人之楷模”。袁崇焕曾长期居高官要职,手中集财权、军权、政权于一身。但袁崇焕没有利用权力为自己谋取一丝一毫之利。袁崇焕被杀,崇祯下令“籍其家”,结果是“家亦无余赀,天下冤之。”其中有一个叫程本直的说得最为精辟,也最为感人。程本直说:“举世皆巧人,而袁公一大痴汉也。惟其痴,故举世最爱者钱,袁公不知爱也;惟其痴,故举世所最惜者死,袁公不知惜也。于是乎举世所不敢任之劳怨,袁公直任之而弗辞也;于是乎举世所不得不避之嫌疑,袁公直不避之而独行也;而且举世所不能耐之饥寒,袁公直耐之以为士卒先也;而且举世所不肯破之体貌,袁公力破之。”程本直说袁崇焕不贪财、不怕死、不畏劳、不避嫌,我们都好理解。唯独”举世所不肯破之体貌,袁公力破之“难以理解,其实也不难理解,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袁崇焕做事为人只认理,他是完全不顾官场中的“潜规则”的!袁崇焕的正直近乎憨,正因为憨他才会危险已日益迫近而仍丝毫不察。袁崇焕也自言:“予何人哉?十年以来,父母不得以为子,妻孥不得以为夫,手足不得以为兄弟,交游不得以为朋友。予何人哉?直谓之曰,大明国中一亡命之徒也。”

程本直也是一“痴汉”,为袁崇焕鸣冤不得伸也一同赴难,所以原袁崇焕墓旁立有程本直墓,墓碑上刻“一对痴心人,两条泼胆汉。”也是奇人。

 

四、“侠胆柔情”是“督师精神”的生动写照


正所谓柔情未必不英雄,袁崇焕也有通人情,也有柔情的一面。袁崇焕“侠胆”史书已多有记载,也为百姓熟知,不多提,单说袁崇焕柔情一面。

如袁崇焕与祖大寿结为至交,靠的就是情理。天启元年,努尔哈赤发动广宁战役,扫平辽东,兵临山海关。山海关外,仅剩毛文龙、祖大寿退守海岛,其中祖大寿退觉华岛。后来孙承宗调祖大寿筑宁远城,祖大寿不愿与部下分离,筑城不力,差点被孙承宗杀头,是袁崇焕力保才得幸免。努尔哈赤攻不下宁远撤兵时,下令转攻觉华岛,竟屠杀觉华岛军民全部数万人。战后,袁崇焕赴觉华岛亲祭阵亡将士,并求皇上体恤追封,由此,袁、祖结为生死之交。当然了,明朝中后期,朝中议论,多认为辽东人都是汉奸,对其一味诬蔑、排挤、打击,甚至辽东汉人的军队薪俸都不及江浙调去兵的三分之一。而我们广东人也被视为“南蛮”,崇祯皇帝也曾说,“守辽非蛮子不可”,视袁崇焕为“南蛮”。一个是“辽奸”,一个是“南蛮”,同为朝廷边缘之人,走到一起也是情理之中。

又据袁崇焕副将周文郁亲述,在北京被围一战中,决战在即,清兵二十余万,袁崇焕仅得骑兵数千,袁崇焕自忖恶战难免。战前,袁崇焕见周文郁是一参谋之类的文职军官,战野非其所长,于是,令周文郁守营不让出战。见周文郁坚决不从,袁崇焕又令周文郁入京转呈奏疏,还是不欲文郁上阵嘶杀。但是,周文郁最终还是在大战前夕赶回,护卫袁崇焕反复冲杀六个小时,由中午直杀到天黑。据说,此战杀得清兵胆战心惊,袁崇焕全身插满清兵射来的箭,赖袁崇焕身穿重甲而不透;有好几次清将的刀已挥在袁崇焕头上,赖周文郁与亲兵为他隔挡。清兵不得不后退以避崇焕锋芒。周文郁与袁崇焕也是生死之交!

每次打胜仗,有缴获,有赏赐,袁崇焕更是马上转分部下。士卒受伤,袁崇焕必一一亲自问候,所以,辽东将士闻袁崇焕被逮,无不放声大哭。做领导做上级能使自己的下级部卒心服口服至此,真是难得至极!古今又能有几人?

 

五、“督师精神”的当代意义

 

明末东莞之所以能出袁崇焕这样的杰出人物并非是偶然的事情,而是有着深厚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果。明末清初,屈大均说过:“东莞自是英雄地。”东莞历来出忠义之士。宋元交替,东莞出布衣抗元英雄熊飞名垂青史。明初何真,以大义出发,主动归顺朱元璋,后又为朱明王朝南征北战,屡立战功,也算得上英雄。明前期罗亨信守边屡挫蒙古犯边,守边十四年“颠发尽秃”,《明史》称为一代良将“无忝厥任”。袁崇焕死后,又有张家玉抗清,位列“广东三忠”之一。明代东莞也是名人辈出的特殊时代,有学者统计,明代东莞共出举人529名,进士76名,以县计算,仅次于番禺、南海,要知道,南海、番禺是广州附廊县,地位特殊,自然文化会发达一些,不应一般并列。而东莞连府会都不是,以一般州县级别统计,明代东莞科举考试成功人数当属全省第一。在这种背景之下,明代东莞具备孕育一代伟人的条件与可能。

今天,东莞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再次居于全国先进之列,也同样具备孕育出一代杰出人才的条件。东莞的官员、父老乡亲、知识界精英、军人都可以从“督师精神”中汲取营养,是有可能涌现出比明代更多的优秀人才,比袁崇焕更优秀的人物,这是历史的责任!


本文相关引用文献

1.《明史·袁崇焕传》

2.《三管英灵集·袁崇焕诗》

3.《袁督师事迹》之《率性堂诗集》

4. 程本直《漩声记》

5.[民国]《东莞县志·袁崇焕传》

6. 余大成《剖肝录》

作者简介

颜广文,男,1954年生,广东南海人。曾在广州市满族小学、广州市第三十七中学读书。1972年起任中学教师五年。1978年考入华南师范大学,1982年毕业,留校任教。2000年获得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职称。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华南师范大学岭南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硕士生导师。主要学术领域为明清史、广东古代历史地理。出版著作《明代政治制度研究》(合著,1998年获广东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一等奖)、《广东史地考论》等;在《中国边疆史地研究》、《历史档案》、《学术研究》、《东亚人文学》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其中十多篇被《新华文摘》等摘录或转载。

 

【来源】2013年东莞市袁崇焕纪念园  暨南大学历史系/编《袁崇焕历史评价与精神文化研究论文集》

【法律顾问】宋江南律师 | 广东赋诚律师事务所



返回上一级